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名家名译双语套装  飞鸟与夏花 泰戈尔作品集
作  者:(印) 泰戈 尔著 郑振铎, 冰心译
ISBN:978-7-5159-0935-6
出版时间: 2015年6月 版  次:1版1次
装  帧:软精装 开  本:32
页  数:488 字  数:288
  • 定价:¥34.8 元   
  •         
    
分享到: Qzone一键分享

内容简介

收录泰戈尔脍炙人口的四部诗集:《飞鸟集》是一部富于哲理的英文格言诗集,共收录诗325首,初版于1916年完成。其中一部分由诗人译自自己的孟加拉文格言诗集《碎玉集》(1899),另外一部分则是诗人1916年造访日本时的即兴英文诗作。诗人在日本居留三月有余,不断有淑女求其题写扇面或纪念册。考虑到这一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这些诗何以大多只有一两行。诗人曾经盛赞日本俳句的简洁,他的《飞鸟集》显然受到了这种诗体的影响。因此,深刻的智慧和简短的篇幅为其鲜明特色。美籍华人学者周策纵先生认为,这些小诗“真像海滩上晶莹的鹅卵石,每一颗自有一个天地。它们是零碎的、短小的;但却是丰富的、深刻的”,可谓言之有理。
        《新月集》是诗人历经人世沧桑之后,从睿智洁净心灵唱出的天真的儿歌,诗人熔铸儿时的经验,借助儿童的目光,营造了一个晶莹的童话世界。而深达的哲理,则时时从童稚的话语和天真的画面中流露出来。可以说,智者的心灵与纯真的童心在《新月集》里达到了最好的融合。
        《吉檀迦利》最早显示了泰戈尔的独特风格。从形式上看,这是一部献给神的颂歌,“吉檀迦利”就是“献诗”的意思。但泰戈尔歌颂的并不是“一神教”拥有绝对权威、巍然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神,而是万物化成一体的泛神,是人人可以亲近、具有浓厚平民色彩的存在。《吉檀迦利》所表现出的泛神论思想,无疑与印度古代典籍如《奥义书》等息息相通。但泰戈尔在发扬本民族传统的时候,并无意营造一个封闭的世界,他渴望长期隔绝的东西方能够不断接近、沟通。
        《园丁集》是一部“生命之歌”,但较多地融进了诗人青春时代的体验,细腻地描叙了爱情的幸福、烦恼与忧伤,其实可以视为一部青春恋歌。不过,诗人是在回首往事时吟唱出这些恋歌的,在回味青春心灵的悸动时,他无疑又与自己的青春经验保有一定距离,可以相对地进行理性审视和思考,从而使这部恋歌不时闪烁出哲理的光彩。

编辑推荐

        软精装纪念版套装,★唯美、清新的诗作,吟唱人生的欢欣与温暖★澄澈的童心感悟生之绚烂,美之深沉,爱之圣洁★ 慰籍灵魂的力量让生活慢下来,让心灵快活起来 ★享受如夏花般美丽、飞鸟般自由的惬意人生★ 著名翻译家郑振铎、冰心的经典传神译本★典雅、精致、震撼、最美 ★北京外国语大学名师队注释★权威注释版让你读懂原著★英语学习者和文学爱好者的藏书之爱。
        《我的心灵藏书馆:飞鸟与夏花 泰戈尔作品集(英文注释版)》是世界传世经典权威注释本的唯美呈现!原汁原味的著作阅读不再遥不可及!
        ◆权威版本,呈现原汁原味的英文名著。本套丛书大部分参考美国企鹅出版集团出版的“企鹅经典丛书”(Penguin Classics)和英国华兹华斯出版公司出版的世界名著系列(Wordsworth Classics)两种版本进行校对。力求为读者呈现最原汁原味的英文名著。
        ◆名师选编,本本畅销。本套丛书是由北京外国语大学资深教师从浩如烟海的名著世界中精选而出,并由资深翻译教授陈德彰寄语推荐。精选名著本本畅销,风靡世界数十年,尤其适合热爱英文原版名著的广大青年读者朋友阅读。
        ◆权威注释,精确理解原版英文名著。本套丛书特邀北京外国语大学资深教师名师团队注释。文化背景详细注释,词汇短语详细说明,包含所有4级以上的难点词汇,使阅读毫无障碍。另外对文中的长句、难句、复杂句进行了重点分析解释,并提供译文,使英语学习者读懂名著,理解名著,爱上名著。

读者对象

文学爱好者和英语爱好者

作者简介

        泰戈尔:印度的一位杰出的诗人、小说家、戏剧家。在他长达60年的文学生涯中,他总共创作了50多部诗集,12部中、长篇小说,100多篇短篇小说,20多个剧本,此外,还写了大量的关于文学、语言、宗教、哲学、历史、政治等方面的论著,为印度近代文学奠定了基础,也为整个东方文学赢得了广泛的世界声誉。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东方作家,他的诗在印度享有史诗的地位
★著名作家冰心等翻译,印度的“诗圣”完美演绎生命与哲理的相遇。
★他熏陶了一批中国最有才华的诗人和作家,郭沫若、冰心等深受影响。
★1919年他拒绝了英国国王授予的骑士头衔,成为第一个拒绝英王授予的荣誉的人


        郑振铎,1898年12月19日生于浙江温州,原籍福建长乐。我国现代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翻译家、艺术史家,也是国内外闻名的收藏家,训诂家。
        冰心:原名谢婉莹,笔名冰心。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家。她的译作如纪伯伦的《先知》《沙与沫》,泰戈尔的《吉檀迦利》《园丁集》及戏剧集多种,都是公认的文学翻译精品,1995年曾因此经黎巴嫩共和国总统签署授予国家级雪松勋章。她的文学影响超越国界,作品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得到海内外读者的赞赏。

序 言

原版序之一
译者序
        译诗是一件最不容易的工作。原诗音节的保留固然是绝不可能的事!就是原诗意义的完全移植,也有十分的困难。散文诗算是最容易译的,但有时也须费十分的力气。如惠特曼(Walt Whitman)的《草叶集》便是一个例子。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有许多诗中特用的美丽文句,差不多是不能移动的。在一种文字里,这种字眼是“诗的”是“美的”,如果把他移植在第二种文字中,不是找不到相当的好字,便是把原意丑化了,变成非“诗的”了。在泰戈尔的《人格论》中,曾讨论到这一层。他以为诗总是选择那“有生气的”字眼,——就是那些不仅仅为报告用而能融化于我们心中,不因市井常用而损坏它的形式的字眼。譬如在英文里,“意识”(consciousness)这个字,带有多少科学的意义,所以诗中不常用它。印度文的同意字chetana则是一个“有生气”而常用于诗歌里的字。又如英文的“感情”(feeling)这个字是充满了生命的,但彭加利文①里的同意字anubhuti则诗中绝无用之者。在这些地方,译诗的人实在感到万分的困难;第二,诗歌的文句总是含蓄的,暗示的。他的句法的构造,多简短而含义丰富。有的时候,简直不能译。如直译,则不能达意。如稍加诠释,则又把原文的风韵与含蓄完全消灭,而使之不成一首诗了。
        因此,我主张诗集的介绍,只应当在可能的范围选择,而不能——也不必——完全整册地搬运过来。
大概诗歌的选择,有两个方便的地方:第一,选择可以适应译者的兴趣。在一本诗集中的许多诗,译者未必都十分喜欢它。如果不十分喜欢它,不十分感觉到它的美好,则他的译文必不能十分得神,至少也把这快乐的工作变成一种无意义的苦役。选译则可以减灭译者的这层痛苦;第二,便是减少上述的两层翻译上的困难。因为如此便可以把不能译的诗,不必译出来。译出来而丑化了或是为读者所看不懂,则反不如不译的好。
        但我并不是在这里宣传选译主义。诗集的全选,是我所极端希望而且欢迎的。不过这种工作应当让给那些有全译能力的译者去做。我为自己的兴趣与能力所限制,实在不敢担任这种重大的工作。且为大多数的译者计,我也主张选译是较好的一种译诗方法。
        现在我译泰戈尔的诗,便实行了这种选译的主张,以前我也有全译泰戈尔各诗集的野心。有好些友人也极力劝我把它们全译出来。我试了几次。但我的野心与被大家鼓起的勇气,终于被我的能力与兴趣打败了。
现在所译的泰戈尔各集的诗,都是我所最喜欢读的,而且是我的能力所比较能够译得出的。
        有许多诗,我自信是能够译得出的,但因为自己翻译它们的兴趣不大强烈,便不高兴去译它们。还有许多诗我是很喜欢读它们,而且是极愿意把它们译出来的。但因为自己能力的允许,便也只好舍弃它们。
        即使在这些译出的诗中,有许多也是自己觉得译得不好,心中很不满意的。但实在不忍心再割舍它们了。只好请读者赏读它的原意,不必注意于粗陋的译文。
泰戈尔的诗集用英文出版的共有六部:
(一)《园丁集》(The Gardener)
(二)《吉檀迦利》(Gitanjali)
(三)《新月集》(The Crescent Moon)
(四)《采果集》(Fruit-Gathering)
(五)《飞鸟集》(Stray Birds)
(六)《爱者之贻与歧路》(Lover’s Gift and Grossing)
        但据B. K. Roy的《泰戈尔与其诗》(Tagore: The Man and His Poetry)一书上所载,他用彭加利文写的重要诗集,却有下面的许多种:
Sandhva Sangit, Kshanika,
Probhat Sangit, Anika,
Bhanusingher Padabali, Kahini
Chabu O Gan, Sishn,
Kari O Komal, Naibadya,
Prakrifn Pratisodh, Utsharga,
Sonartaft, Kheye,
Chaitali, Gitanzali,
Kalpana, Girimalya,
Hatha.
        我的这几本诗选,是根据那六部用英文写的诗集译下来的。因为我不懂梵文。
        在这几部诗集中,间有重出的诗篇,如《海边》一诗,已见于《新月集》中,而又列入《吉檀迦利》,排为第六十首。《飞鸟集》的第九十八首,也与同集中的第二百六十三首相同。像这一类的诗篇,都照先见之例,把它列入最初见的地方。
        我的译文自信是很忠实的,误解的地方,却也保不定完全没有。如读者偶有发现,肯公开地指教我,那是我所异常欢迎的。
郑振铎
一九二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①  彭加利文,也就是孟加拉文。


原版序之二
一九三三年版译者序
        《飞鸟集》曾经全译出来一次,因为我自己的不满意,所以又把它删节为现在的选译本①。以前,我曾看见有人把这诗集选译过,但似乎错得太多,因此我译时不曾拿它来参考。
        近来小诗十分发达。他们的作者大半都是直接或间接受泰戈尔此集的影响的。此集的介绍,对于没有机会得读原文的,至少总有些贡献。
        这诗集的一部分译稿是积了许多时候的,但大部分却都是在西湖俞楼译的。
        我在此谢谢叶圣陶、徐玉诺二君。他们替我很仔细地校读过这部译文,并且供给了许多重要的意见给我。
郑振铎
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六日

①  此次出版的《飞鸟集》,是增补完备的全译本。


原版序之三
译者序
        我对于泰戈尔(R.Tagore)的诗最初发生浓厚的兴趣,是在第一次读《新月集》的时候。那时离现在将近五年,许地山君坐在我家的客厅里,长发垂到两肩,很神秘地在黄昏的微光中,对我谈到泰戈尔的事。他说,他在缅甸时,看到泰戈尔的画像,又听人讲到他,便买了他的诗集来读。过了几天,我到许地山君的宿舍里去。他说:“我拿一本泰戈尔的诗选送给你。”他便到书架上去找那本诗集。我立在窗前,四围静悄悄的,只有水池中喷泉的潺潺的声音。我静静地等候读那本美丽的书。他不久便从书架上取下很小的一本绿纸面的书来。他说:“这是一个日本人选的泰戈尔的诗,你先拿去看看。泰戈尔不久前曾到过日本。”我坐了车回家,在归程中,借着新月与市灯的微光,约略地把它翻看了一遍。最使我喜欢的是其中所选的几首《新月集》的诗。那一夜,在灯下又看了一次。第二天,地山见我时,问道:“你最喜欢哪几首?”我说:“《新月集》的几首。”他隔了几天,又拿了一本很美丽的书给我,他说:“这就是《新月集》。”从那时后,《新月集》便常在我的书桌上。直到现在,我还时时把它翻开来读。
        我译《新月集》,也是受地山君的鼓励。有一天,他把他所译的《吉檀迦利》的几首诗给我看,都是用古文译的。我说:“译得很好,但似乎太古奥了。”他说:“这一类的诗,应该用这个古奥的文体译。至于《新月集》,却又须用新妍流露的文字译。我想译《吉檀迦利》,你为何不译《新月集》呢?”于是我与他相约,我们同时动手译这两部书。此后二年中,他的《吉檀迦利》固未译成,我的《新月集》也时译时辍。直至《小说月报》改革后,我才把自己所译的《新月集》在它上面发表了几首。地山译的《吉檀迦利》却始终没有再译下去。已译的几首也始终不肯拿出来发表。后来王独清君译的《新月集》也出版了,我更懒得把自己的译下去。许多朋友却时时催我把这个工作做完。他们都说,王君的译文太不容易懂了,似乎有再译的必要。那时我正有选译泰戈尔诗的计划,便一方面把旧译的稿整理一下,一方面参考了王君的译文,又新译了八九首出来,结果便成了现在的这个译本。原集里还有九首诗,因为我不大喜欢它们,所以没有译出来。
        我喜欢《新月集》,如我之喜欢安徒生的童话。安徒生的文字美丽而富有诗趣,他有一种不可测的魔力,能把我们从忙扰的人世间带到美丽和平的花的世界、虫的世界、人鱼的世界里去;能使我们忘了一切艰苦的境遇,随了他走进有静的方池的绿水、有美的挂在黄昏的天空的雨后弧虹等等的天国里去。《新月集》也具有这种不可测的魔力。它把我们从怀疑贪望的成人的世界,带到秀嫩天真的儿童的新月之国里去。我们忙着费时间在计算数字,它却能使我们重又回到坐在泥土里以枯枝断梗为戏的时代;我们忙着入海采珠,掘山寻金,它却能使我们在心里重温着在海滨以贝壳为餐具,以落叶为舟,以绿的露点为圆珠的儿童的梦。总之,我们只要一翻开它来,便立刻如得到两只有魔术的翼膀,可以使自己从现实的苦闷的境地里飞翔到美静天真的儿童国里去。
        有许多人以为《新月集》是一部写给儿童看的书。这是他们受了广告上附注的“儿歌”(Child Poems)二字的暗示的缘故。实际上,《新月集》虽然未尝没有几首儿童可以看得懂的诗歌,而泰戈尔之写这些诗,却决非为儿童而作的。它并不是一部写给儿童读的诗歌集,乃是一部叙述儿童心理、儿童生活的最好的诗歌集。这正如俄国许多民众小说家所作的民众小说,并不是为民众而作,而是写民众的生活的作品一样。我们如果认清了这一点,便不会无端地引起什么怀疑与什么争论了。
        我的译文自己很不满意,但似乎还很忠实,且不至看不懂。
        读者的一切指教,我都欢迎地承受。
        我最后应该向许地山君表示谢意。他除了鼓励我以外,在这个译本写好时,还曾为我校读了一次。
郑振铎
十二,八,二十二


原版序之四
再版自序
        《新月集》译本出版后,曾承几位朋友批评,这是我要对他们表白十二分的谢意的。现在乘再版的机会,把第一版中所有错误,就所能觉察到的,改正一下。读者诸君及朋友们如果更有所发现,希望他们能够告诉我,俾得于第三版时再校正。
郑振铎
十三,三,二十


原版序之五
《吉檀迦利》译者前言
        这本《吉檀迦利》是印度大诗人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就是印度语“献诗”的意思。
        泰戈尔(1861—1941)是印度人民最崇拜最热爱的诗人。他参加领导了印度的文艺复兴运动,他排除了他周围的纷乱窒塞的、多少含有殖民地奴化的、从英国传来的西方文化,而深入研究印度自己的悠久优秀的文化。他进到乡村,从农夫、村妇、瓦匠、石工那里,听取神话、歌谣和民间故事,然后用孟加拉文字写出最朴素最美丽的散文和诗歌。
        这本献诗集里的103首诗,是他在50岁那年(1911)从他的三本诗集——《奈维德雅》(奉献),《克雅》(渡河)和《吉檀迦利》(献诗)——里面,以及从1908年起散见于印度各报章杂志上的诗歌,自己选译成英文的。
        从这103首诗中,我们可以深深地体会出这位伟大的印度诗人是怎样的热爱自己的有着悠久优秀文化的国家,热爱这国家里爱和平爱民主的劳动人民,热爱这国家的雄伟美丽的山川。从这些首诗的字里行间,我们看见了提灯顶罐,巾帔飘扬的印度妇女;田间路上流汗辛苦的印度工人和农民;园中渡口弹琴吹笛的印度音乐家;海边岸上和波涛一同跳跃喧笑的印度孩子以及热带地方的郁雷急雨,丛树繁花……我们似乎听得到那繁密的雨点,闻得到那浓郁的花香。
        在我到过印度之后,我更深深地觉得泰戈尔是属于印度人民的,印度人民的生活是他创作的源泉。他如鱼得水地生活在热爱韵律和诗歌的人民中间,他用人民自己生动朴素的语言,精炼成最清新最流丽的诗歌,来唱出印度广大人民的悲哀与快乐,失意与希望,怀疑与信仰。因此他的诗在印度是“家弦户诵”,他永远生活在广大人民的口中。
        这本诗集, 是从英文的译本转译的,既不能摹拟出孟加拉原文的富有音乐性的,有韵律的民歌形式,也没有能够传达出英译文的热烈美妙的诗情,在此我要感谢在百忙中替我根据孟加拉文原作校阅的石真女士,没有她,我是没有胆量来翻译的。
冰心
一九五五年三月十三日


原版序之六
《吉檀迦利》译者序
        泰戈尔是我青年时代所最爱慕的外国诗人。他是一个爱国者、哲人和诗人。他的诗中喷溢着他对于祖国的热恋,对于妇女的同情和对于儿童的喜爱。有了强烈的爱就会有强烈的恨,当他所爱的一切受到侵犯的时候,他就会发出烈的怒吼。他的爱和恨像海波一样,荡漾开来,遍及了全世界。
        印度人说他是诞生在歌鸟之巢中的孩子,他的戏剧、小说、散文……都散发着浓郁的诗歌的气味。他的人民热爱他所写的自然而真挚的诗歌。当家夫、渔民以及一切劳动者,在田间、海上或其他劳动的地方,和着自己的劳动节奏,唱着泰戈尔的诗歌,来抒发心中的欢乐和忧愁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唱出自己情感的歌词是哪一位诗人写的。
        我最初选择他的《吉檀迦利》,只因为它是泰戈尔诗集中我最喜爱的一本。后来我才知道《吉檀迦利》也是他诗歌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本。从这本诗里,我游历了他的美丽富饶的国土,认识了他的坚韧温柔的妇女,接触了他的天真活泼的儿童。1953年以后,我多次到印度去,有机会看到了他所描写的一切,我彻底地承认泰戈尔是属于印度人民的。
        泰戈尔的诗名远远超越了他的国界。我深感遗憾的是我没有学过富于音乐性的孟加拉语。我翻译的《吉檀迦利》和《园丁集》,都是从英文翻过来的——虽然这两本诗的英文,也是泰戈尔的手笔——我纵然尽上最大的努力,也只能传达出这些诗中的一点诗情和哲理,至于原文的音乐性就根本无从得到了。
        我是那样地喜爱泰戈尔,我也到过孟加拉他的家,在他坐过的七叶树下站了许久,我还参观过他所创立的国际学校。但是,“室迩人远”,我从来没有拜见过他本人。1924年泰戈尔来到中国的时候,我还在美国求学。后来我听到一位招待他的人说,当他离开北京,走出寓所的时候,有人问他:“落下什么东西没有(Anything left?)?”他愀然地摇摇头说:“除了我的一颗心之外,我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了(Nothing but my heart.)。”这是我间接听到的很动我心的话。多么多情的一位老人啊!
        现在是清晨八点钟,我案边窗台上花瓶里的玫瑰花,正不时地以沁人的香气来萦绕我的笔端。我相信,在这个时刻,这种环境为我译的泰戈尔诗作序,是最相宜的。
冰心
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前 言

目 录

目录

飞鸟集    /  1
新月集    /  53
园丁集    /  93
吉檀迦利    /  163

附录 徐志摩1924年5月12日在北京真光剧场的演讲   /  220

其他辅文

书 评

        泰戈尔!谢谢你以快美的诗情,救治我天赋的悲感;谢谢你以超卓的哲理,慰藉我心灵的寂寞。                                                                                ——冰心

        他在荆棘丛生的地球上,为我们建筑了一座宏丽而静谧的诗的乐园。       ——郑振铎

        他那高超和谐的人格,可以给我们不可计量的慰安,可以开发我们原来淤塞的心灵泉源,可以指示我们努力的方向与标准,可以纠正现代狂放恣纵的反常行为,可以摩挲我们想见古人的忧心,可以消平我们过渡时期张皇的意义,可以使我们扩大同情与爱心,可以引导我们入完全的梦境。                                                                                        ——现代著名诗人、散文家徐志摩

        好书,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藏书十万册,有些书不值得看;有些书已经过时,有些   书写得还没我好。泰戈尔这本《飞鸟集》,成书已有92年,现在读来,仍像是壮丽的日出,诗中散发的哲思,有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不收藏这本书,很可惜。
                                                    ——当代著名作家、历史学家李敖

在线评论

2011 All Rlghts Resened中国宇航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147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4038155号

http://zgyhcbs.tmall.com/